涉外(基础设施、工程)法律服务平台  PPP/BOT/EPC
Infrastructure /Construction and foreign law service  
专著商城
  • 李成林法律专著
  • 李成林专著签名书

涉外仲裁的几个问题

浏览数:53 

仲裁,作为一种纠纷解决机制,在国际商事活动中被广泛地采用,但笔者感觉,对于部分从事涉外商事业务的中国企业而言,对国际仲裁没有足够的重视,结果无端遭受了巨大的损失,国内一家从事国际航运业务的企业由于轻视英国仲裁庭的仲裁未给予足够的重视,结果遭受了数千万元的经济损失。因此,对于从事国际商事业务的中国企业而言,有必要提高对国际仲裁(涉外仲裁)的认识,而今天分享的内容希望能起一个抛砖引玉的作用:


一、关于涉外仲裁条款效力的几个基础知识

1、确定涉外仲裁条款效力的准据法:由于仲裁强调意思自治,因此,一般优先适用当事人选择适用的准据法,如没有约定适用的准据法的,适用仲裁地法律,无法确定仲裁地的,再适用法院地法。我国《仲裁法司法解释》第16条即是该原则的体现。但是,这里需要注意以下几个点:


(1)仲裁地是一个法律意义上的概念,在仲裁法律体系中具有非常重要的作用,包括直接影响或决定了由谁来监督、撤销仲裁庭的行为;需要明确的是,它既不是仲裁机构所在地(举例而言,并不是择了北京的仲裁机构,仲裁地就在北京),也不是仲裁庭进行开庭等行为的行为地。


(2)认定(涉外)仲裁条款效力的准据法和解决合同争议的准据法是两个不同的概念,我国的司法观点认为,不能将约定的解决合同争议的准据法作为认定仲裁条款效力的准据法。


2、关于涉外仲裁条款效力的审查机构:按照传统做法,一般是由法院对仲裁条款的效力依据一定的准据法作出认定,我国《仲裁法司法解释》第12条即是采取了该做法(该条款还具体列明了一些情形下的特殊管辖)。但是,需要注意的是,国际商会仲裁院曾在其1955年修订的仲裁规则中,首次引入了“仲裁庭自裁管辖”的原则,改变了传统做法。


3、仅仅选择了仲裁规则是否就等于选择了仲裁机构:该问题颇具争议。例如,国际商会仲裁院持肯定态度——即 “选择仲裁规则等于选择仲裁机构”,而我国则持否定态度,例如,最高院的两个复函(《关于德国旭普林国际有限责任公司与无锡沃可通用工程橡胶有限公司申请确认仲裁效力一案的请示的复函》、《关于泰州浩普投资公司与(WICOR HOLDING AG)瑞士魏克公司申请确认仲裁效力一案的请示的复函》)均认为只选择仲裁规则不符合我国法律要求。需要注意的是,我国的《仲裁法司法解释》中,则并非持完全否定的态度,而是作出了适当的保留。


4、我国对涉外仲裁条款效力审查的一个特殊规定: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处理与涉外仲裁及外国仲裁事项有关问题的通知》(法发(1995)18号)的规定“人民法院认为该仲裁条款或者仲裁协议无效、失效或者内容不明确无法执行的,在决定受理一方当事人起诉之前,必须报请本辖区所属高级人民法院进行审查;如果高级人民法院同意受理,应将其审查意见报最高人民法院。在最高人民法院未作答复前,可暂不予受理。”,也就是说,在我国,认定涉外仲裁条款无效是需要层报最高人民法院批准的。

二、一些建议

1、订立仲裁条款时予以重视,不要简单地写成“因本合同引起的任何争议,在 XXX根据XXX国法律仲裁”,这样的条款并不利于维护自己的利益,对国内的企业而言,当自己权利受到侵害时,国内的企业在境外找不到正确的维权机构,在境内又可能需要耗费大量的时间走程序才能确定管辖法院。同时,当自己侵害到别人的权利时,又可能莫名其妙地被裁判进而导致产生巨额损失。

2、对仲裁活动予以足够重视,不要想当然地以为国外的仲裁机构不能采取有效的执行措施。


3、有条件的话,应当向专业人士咨询以获得专业意见。